当前位置:>演艺音乐>电影>正文

张爱玲遗作《少帅》中文简体版出版 性描写引发热议

2015-11-0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 点击:

分享到:

张爱玲遗作《少帅》中文简体版出版 性描写引发热议

  日前,著名作家张爱玲未完成的遗作《少帅》中文简体版出版。随着这部用英文书写的作品面世,她的所有小说已经全部出完。张爱玲以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爱情故事为原型,创作小说《少帅》多年,最后却未能完稿,也为这部作品蒙上了谜样的色彩,引发热议。

  另一种游戏

  另一种游戏

  欧阳春艳/文

  《少帅》是张爱玲用英文写的,她一共写了七章,英文打字稿为81页,由郑远涛翻译的中文简体版大概3.7万字。小说为何没有写完出版?有人猜测是写得不好,没有引起出版商的兴趣。香港学者冯睎乾却说:“她只是在玩另一游戏,将先前的游戏规则统统改掉了,但改完却不告诉你,明明白白告诉你就没意思了。”

  在张爱玲书信中,她曾透露,友人们看到《少帅》的部分初稿后,都说小说里面提到的军阀、外国人太多,那些名字多到令人头痛;包括少帅说的很多话,似乎也与故事主题关系不大。

  冯睎乾却认为张爱玲这样的处理是刻意的:“其实她在告诉你,这些不是读者需要知道的事情。她想你代入‘周四小姐’,听旁人的话时,就只觉得不可理喻。如要切实反映‘周四小姐’的内心世界和处境,正需要这种方法,要令人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张爱玲用一些很细致的工笔来描画,但画什么呢,就是背景。后面画得仔细,不是想你去注意,不过希望给你一个背景,去烘托前面的事情。你说那些军阀的事如此繁复,就可说出‘周四小姐’当时身处怎样的处境,会觉得多茫然──身旁的人都像一群红母牛一样,在做些古怪的仪式。书中就有这比喻。”

  有人认为张爱玲到美国以后,在创作上已是江郎才尽,冯睎乾却认为完全不是:“张爱玲的早期作品无甚深度,都靠比喻、机智、文采去吸引你,这她都做得一流,如王尔德一样,水银泻地,所以立即出名。但她后期的作品,却会因重读而发现新的层次,《少帅》中讲张学良那些都非重点,重点是她如何处理材料,如何在上面加添自己的颜色。”

  张爱玲文学遗产继承人宋以朗也直言:“如果有人给你这本小说,不告诉你作者是谁,你读来会很疑惑。但如告诉你这是张爱玲写的,看法就会完全不同,尤其是如你熟悉她,就会开始想其他问题,不只看小说本身。这是她从未试过的,故《少帅》是否好看,很视乎你的角度。从她本人小说史的角度来看,《少帅》比《雷峰塔》有趣得多。”

  为什么转写大人物?

  《少帅》以1925年至1930年军阀混战时期的北京为背景,主要人物“陈叔覃”和“周四小姐”的原型是张学良和赵四小姐。从1961年开始,张爱玲花费了3年多的时间来搜集写作资料,1964年小说写出约2/3,1966、1967年在给朋友的信中她还表示要继续写下去,后因种种原因未能完成。张爱玲生前给朋友的信中说:“3年来我的一切行动都以这小说为中心”,足见她对这部小说的钟情。

  张爱玲擅写周遭生活,《少帅》却转而写大历史下的大人物,令研究者们费解。张爱玲研究专家止庵猜想,有三个原因促使张爱玲对这部小说念念不忘,“第一个原因是,这里边的‘周四小姐’跟张爱玲以往笔下的女主角不太一样,包括她的背景、她所爱恋的对象。还有她跟恋爱对象之间的特殊关系,那种不是妻、又不是外宅妾的关系,小女孩在这种关系里边独特心理的变化,她把握什么、没有把握什么、丧失了什么?这是张爱玲以前没写过的”。

  止庵觉得其实张爱玲始终对历史大变化里边的人物和大变化下的人物命运很关心,“她在少帅身上看到那个时代变化的缩影,这或者是她写作这个题材的第二个原因”。

  “张爱玲于1963年左右开始写发生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故事,时隔四十年,所有事情都烟消云散,只剩一对老人坚持往下活,但是这个世界把他们忘了,这种沧桑感也打动了张爱玲。”止庵认为,这是张爱玲创作的第三个原因。

  他吻她,一只鹿在潭边漫不经心啜了口水。她晕眩地坠入黑暗中。

  在影射自己的爱情故事?

  在阅读《少帅》之后,很多人会惊异于张爱玲对主人公“周四小姐”爱情心理的细腻描摹,仿佛她就是小说的人物原型赵四小姐。

  张爱玲文学遗产继承人宋以朗却透露,通过张爱玲给友人的信件可以看出,她其实看不懂少帅是怎样一个人,也看不懂赵四小姐想什么,她一度觉得没有办法写下去。但宋以朗认为:“和写《色戒》一样,张爱玲最终找到了办法,就是女主人公其实是她自己,女主人公的想法正是她的想法。”

  香港学者冯晞乾在考证后甚至认为,《雷峰塔》、《易经》、《少帅》才是张爱玲的自传三部曲,写于上世纪70年代的《小团圆》反倒是豁出去地讲自己了,过于写实。《少帅》中的少帅与现实中的胡兰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类似:两人虽然是一个抗日,一个亲日,但都是在现实中扮演着“背叛者”的角色;少帅与周四小姐相差十来岁,胡兰成与张爱玲也相距十来岁,他们都在战乱的大时局中辗转生存、颠沛流离;此外,少帅与胡兰成都有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正室,也都很风流。

  小说中离奇的“爱情童话”,对张爱玲还有一层特殊的切身意义。1937年张爱玲17岁时,因为跟后母口角,被父亲毒打并拘禁半年,中间还得了严重的痢疾差点死掉。因此,小说中17岁的“周四小姐”渴望“少帅”带枪来救她,这更像是张爱玲被父亲囚禁时的幻想:有一位英雄踏遍千山万水赶来,克服重重险阻救她。有研究说,张爱玲对“周四小姐”有很强的代入感,或许正是她着迷于这个故事的原因。

  他历劫归来,这对于她是他们俩故事的一个恰当结局。从此两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描写如此大胆?

  与以往写作上的含蓄风格不同,张爱玲在《少帅》里加入了不少性描写,这也是令很多“张迷”不解的地方。

  比如说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初遇年份,按照采访过张学良的台湾作家郭冠英的说法,应该是1927年。但在小说中,张爱玲硬生生提前到了1925年,“周四小姐”13岁,“少帅”24岁,这就变成了民国版的《洛丽塔》。

  香港学者冯睎乾认为,张爱玲很少犯细节上的错,如果犯了,那肯定是有深意的。让“周四小姐”提前到13岁登场,其实是为了顺理成章地引用唐朝诗人杜牧的《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13岁是女人由女童变为少女的年龄,张爱玲借用杜牧的诗,将一千年前的扬州妓女和民国时代的赵四小姐联系在一起,引申出现代女性仍旧延续着古代女性命运的主题。

  《少帅》仅3万字的残稿,性描写却不下10处。但此时的张爱玲已显现出不同于早期言情小说特质的另一重气象:她敢于把性写得像死亡,并用上了荣格的集体潜意识和象征手法。

  “少帅”和“周四小姐”的初夜,小说里是这样写的:“他拉着她的手往沙发走去。仿佛是长程,两人的胳膊拉成一直线,让她落后了几步。她发现自己走在一列裹着头的女性队伍里。他妻子以及别的人?但是她们对于她没有身份。她加入那行列里,好像她们就是人类。”

  类似的“一队排成直线的女人”也出现在日后的《小团圆》中。冯睎乾认为,“通过‘周四小姐’,张爱玲试图总结所有女人的命运:不管什么时代,女人只要能跻身那支由盘古初开以来一直为繁殖而舍身的行列,就会感到现世安稳,然而安全感的代价可能是要赔上个人灵魂,融入一个无名无姓的集体位格”。

  选自书内插图

  《少帅》

  张爱玲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武汉新闻-武汉今日新闻最新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