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演艺音乐>电视>正文

武汉“古田现象”背后:政府“减法”做出“乘数效应”

2016-11-07 来源:武汉新闻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 点击:

分享到:

在宏观经济学中,投资乘数效应是指一笔初始投资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从而使经济总量成倍增加。

2011年,武汉硚口老工业基地搬迁正如火如荼。本报一位资深记者在“走基层”采访活动中来到硚口,区委书记王太晖坦承:“别的城区都在热火朝天做‘加法’,大规模招商引资,而我们主要在做‘减法’,将—大批企业搬出去。”

2008年至今,两届区委区政府接力,历时近8年,硚口基本完成古田工业区搬迁改造。

“低着头向前走,闻着臭气到硚口。”这是多年前人们对硚口的形象定位。如今,这一状况已大为改观。武汉市环保局监测显示,1月1日至10月31日,硚口区空气质量测点PM10均值浓度同比下降23.5%,改善程度全市排名第一。PM2.5均值浓度50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8.0%,中心城区排名第二。

远大医药、武汉二线、航天电工等一批“不死鸟”焕发生机,带动100多家工业服务企业聚集,加之引进200多家电商企业,硚口经济成功转型升级。今年前三季度,硚口财政收入同比增长26%,增幅居武汉各城区第二。

在改善生态的同时,硚口成功避免了“产业空心化”陷阱。

“减法做出乘数效应!”这位资深记者点赞。

一场势在必行的搬迁

古田老工业区位于汉口西部,东起古田五路,西至长丰大道和工农路,南临沿河大道,北达南泥湾和长丰大道,占地5.8平方公里。

这里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有过沉沦和衰落。

它是华中重要的轻工业基地。新中国成立初期,先后布局武汉制氨厂、制药厂、内燃机厂、柴油机厂等百余家“武”字头企业,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台手扶拖拉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聚集220家工业企业,培育出火箭股份、力诺双虎两家上市公司。德国专家格里希受聘担任武汉柴油机厂厂长,成为全国企业管理的样板。

世纪之交,古田地区和其他老工业基地一样,大批企业机制僵化、厂房破旧、设备老化、工艺落后、效益滑坡,陷入困境。新世纪初,硚口区对工业企业进行全面改制。一大批企业通过“双退”(即国有资本退出控股地位、职工退出国企身份),实现体制机制根本变革。但是,由于缺钱,这批改制企业大多只能维持生存,技改和发展力不从心。

随着城市发展,古田工业区危险化学品的生产、储运、销售安全隐患加剧。许多企业的车间与职工宿舍仅一墙之隔,稍有不慎就会失火甚至爆炸。

一些企业排放的气体臭气熏天,居民投诉不断。

2007年底,古田工业区有100多家工业企业,其中99家为化工企业,每年主要污染物排放量1500吨,占全区排放总量的95%以上。这些化工企业位于宗关水厂取水口上游1000米范围内,一旦发生污染事故,将直接危及汉口200万人饮水安全。

为破解安全和污染难题,2008年,武汉市委市政府决定,古田工业区全部搬迁。

对企业不“一搬了之”

在国内,曾有多个老工业区的搬迁,对老企业的做法无外乎“六字诀”:关门、清算、走人。即将老企业破产,资产清算,工人“买断”回家。

硚口区区长景新华认为:老企业固然有一部分需要淘汰,但也有相当部分是在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的“宝贝”,应该予以保护和支持。如果对所有老企业“一搬了之”,中心城区就可能产业空心化,变成“睡城”、“死城”。

该区成立搬迁改造指挥部,以常务副区长苏海峰为指挥长,将搬迁企业主要分为三类,因厂施策:

——对技术含量低、环境污染重、安全保障差的小型化工企业,实行就地淘汰。因无法稳定达标排放、安全卫生防护距离不符合要求,30家小化工企业关停;

——对有一定规模和发展前景的企业,协调外迁至工业园内安置。经协调,20家中小型企业迁至潜江、应城等地化工园区集聚发展。

——对处于行业领先水平的龙头企业,引导它们在外地建生产基地、对设备和工艺改造升级,营销和研发中心留驻硚口。

远大医药公司在原料药领域一直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按生产功能,该公司生产基地一分为三:原料产品迁往阳新县富池镇,眼科产品搬到武汉经济开发区,其他制剂布局东西湖区金银湖生态工业园;武汉第二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是省内规模最大的电线电缆企业,搬迁过程中,在东西湖区建立占地近200亩的新产业基地。

通过搬迁,这些企业装备升级,产能得到释放。为利用中心城区的市场和信息等优势,这些公司将总部留驻硚口,继续发展壮大。

土地置换破解资金难题

上百家企业搬迁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巨额资金。

钱从哪里来?

据介绍,此前早就有企业试图通过搬迁拓宽发展空间,但因无法解决资金问题,不得不动用流动资金甚至举债,结果搬迁完成之日,就是失掉市场之时。

为解决古田工业区搬迁改造资金瓶颈,武汉市制定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如:土地增值收益全额返还、企业异地建厂税费减免、设立新兴产业扶持资金、基础设施建设以市为主等。硚口区成立土地储备事务中心和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通过土地收储,采取信托融资、社会融资、质押贷款等模式,融资41亿元,专款用于企业搬迁和居民拆迁。

硚口区国资公司总经理宋小涛介绍,在资金使用上,政府采取分期支付补偿款方法,将补偿总额阶段性分拨,与企业异地购地、厂房新建、设备购置等节点相衔接,让资金效益最大化。通过融资和土地开发滚动推进,全面完成企业搬迁。

搬迁企业通过土地级差地租获得搬迁建设资金,进行技术改造,面貌焕然一新。武汉有机实业公司获得政府提供的4.8亿元收储资金,在武汉化工新区购置土地,空间扩大近一倍。购置3套世界一流装备,工艺跃升国内一流;武汉无机盐公司得到3亿元土地增值收益,得以异地技改,产品跃入高新技术水平。

有情操作为民解忧

古田工业区搬迁,涉及约4万产业工人、8000户家庭。他们一方面忍受着生产带来的污染,曾有万余人联名致信市政府,要求启动搬迁;另一方面,又习惯就近上班的各种便利,担心搬迁后就业、就医、就学和住房等问题。

人往哪里去?

搬迁专班搭建政府、企业、职工三方对话平台,主动了解群众诉求,积极化解难题。

对愿意随企业外迁的职工,政府部门与企业协商调整新厂建设方案,新增单身职工宿舍和夫妻房,协调安排交通车接送,2300余职工随迁上岗;依托引进的民营、三资企业,安置23800余人;转岗社区服务4550人,退休5900余人,通过优惠政策扶持灵活就业3390人,政府提供公益岗位安置50余人。

经政府部门协调,企业将自管房所占房产比例,全部让利给职工。通过社区公议、街道审核,政府对特困户每户给予2万元困难补助。政府部门通过优化拆迁政策,增大保底户安置房源面积。搬迁片区内2112户居民乔迁新居,户均居住面积由原来30平方米,增加到70平方米。

对不愿和不能随企业外迁的职工,社保部门在武汉首次出台化工企业个性化退休政策,解决千余名职工安置问题。

由于依法依规有情操作,自拆迁启动至今,古田工业区没有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搬迁企业轻装上阵,平稳实现转型升级。

评论

“古田现象”勾起百年老店梦

湖北日报讯 本报评论员 李思辉

本报昨日报道,武汉硚口古田工业区,一批传统制造企业在搬迁改造中,破茧成蝶,越活越好。仔细研究我们会发现,这些企业中,就有远大医药、力诺双虎涂料等一些具有悠久历史的老牌企业。

远大医药创建于1939年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前身为八路军卫生材料厂,70多年的文化积淀,铸就了“红色药企”的金字招牌;力诺双虎涂料,始建于1928年,是武汉乃至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在湖北的企业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面对转型升级的挑战,面对老工业区搬迁改造的现实,这些老企业不仅没有垮掉,反而越发充满生机,令人欣喜。只要营商环境优良,中国老企业也具有强韧的生命力,也有条件涌出更多的“百年老店”。

之所以看重“百年老店”,是因为它既是企业家的梦想,也是一个国家工业文明发达程度的标志。德国、日本工业发达,它们的百年企业也格外多。日本是世界上拥有长寿企业最多的国家,超过150年历史的企业多达2万家,这其中包括建于公元578年的建筑企业“金刚组”、建于公元705年的“西山温泉庆云馆”等等,它们的寿命都在1000年以上。而在中国,最古老的企业是肇始于1538年的六必居,再加上张小泉、陈李济、广州同仁堂以及王老吉,现存的超过150年历史的老店仅5家。

为什么我们的长寿企业这么少?历史上朝代更迭、杀戮征伐的频繁阻断是一个方面;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人们对企业重要性的认识极度匮乏,没有意识到呵护企业成长、打造百年老店、千年老店金字招牌的重要性,是另一个方面。改革开放带来思想的巨大解放,正是因为我们逐渐看到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看到品牌作为一种国家和民族竞争力的巨大价值,通过一系列深化改革,才拥有了华为、小米、京东等一大批“风口”上的公司。这些中国企业与苹果、亚马逊等国际大鳄展开全球竞争,展现了中国经济的强劲发展动力。

古田工业区是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的一块小小切片,它为什么能够成为全国24个老工业区搬迁试点之一,输出“古田模式”?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它在政策上给予企业更多自主权,让企业能够在改制过程中获得内生动力,在搬迁过程中让企业获得可观的土地收益用于提档升级,在日常管理中,政府不断提升服务水平,提高整体营商效率。政策条件好、外部环境优、内生动力足,老企业就不会“一搬即死”,老品牌就能越擦越亮。

今日中国,平均每天新登记的企业超过4万户,创业创新热情高涨。在全面深化改革、促进结构调整过程中,我们既要鼓励新企业不断涌现、注入活力,也要悉心呵护老企业,促其“凤凰涅槃”,成为百年老店、长寿品牌。“古田现象”勾起百年老店的梦想,这个梦想属于满怀憧憬的企业家,属于创业创新的土地,更属于每一个渴望国家富强的追梦人。

武汉“古田现象”背后:政府“减法”做出“乘数效应” 本文来源:荆楚网 责任编辑: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