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女性时尚>减肥健身>正文

我是农民工,可我不会做坏事

2016-11-03 来源:武汉新闻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 点击:

分享到:

农民工跪地取款,或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在大都市里, 他们的边缘化,却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命题。

我是农民工,可我不会做坏事

这几天工地上活紧,加班加点的,可施工钻头却坏了。工头就让麻三赶紧去买,麻三于是黑灯瞎火的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麻三从骨子里不喜欢城市。城市一天到晚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的,各种各样嘈杂声让人永远不得清净。麻三刚到工地的时候曾被吵得吃不下去饭,晚上,街上的路灯照射进工棚里,麻三睡不好觉。

还是乡下好,乡下一年四季都能瞧得见月亮。一抬眼就瞅见乡野上空那比树梢高不到哪里去的月亮,就能知晓又一个月的时光过到哪了,下个月的农事可不可以提前安排了。对于庄户人家来说,月亮俨然就是一个高挂天空的大钟摆。

麻三终还是进了城。麻三不得不承认,城市里有挣不完的钱。麻三不是一个视钱如命的人。可没钱,夏季茬口的庄稼底肥、种子、农药总得买吧;没钱,下学期他家狗蛋和喜风的学费总得缴吧;没钱,他爹老肝病吃药打针的钱总得掏吧。

麻三不喜欢城市是有原因的。那年麻三刚到城市,眼花缭乱的。工友们喊他一块逛街,麻三说不去。麻三不是不想逛街,实在是身上没钱。工友们看出了麻三的心思,就说,没钱怕啥,没钱就不能逛逛大商场?俺们又不偷不抢,天王老子也管不了咱。工友们这么一说,麻三就去了,去得理直气壮。

说来也巧,麻三他们刚走到商场电梯入口的时候,一个消瘦脸男人刚将手伸进了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的衣兜就被麻三撞见了。那扒手人模狗样的,竟然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麻三当时啥也没想,箭步上前就抓那消瘦脸男人。

消瘦脸男人抓到了,保安来了。没想到,保安狠狠地上前就问麻三干这行档几年了。

“你们搞错了,他才是扒手!”麻三红着脸指着消瘦脸男人说。

保安狐疑,不信。麻三和工友们鼻子都气歪了。幸亏从消瘦脸男人身上搜出了中年男人的钱包和赃款,麻三才洗脱了干系。临走,那个保安科长还皮笑肉不笑地说,对不起啊,谁叫你们是民工呢。

我是农民工,可我不会做坏事

(图/网络)

从此,麻三才知道自己已经从一个农民变成一个农民工了。可麻三老是想不通,农民工咋啦,农民工吃你喝你的了,难道这个城市里的坏事都得和农民工联系到一块?麻三不仅想不通,还窝了一肚子的火。

这晚,麻三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想着心事。走着走着,忽然,麻三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女人正悄悄地尾随着他。他走得快,那女人也走得快,他走得慢,那女人便也放慢了脚步。

麻三吓了一大跳,转脸斜看那女人。只见那女人体态丰盈,迈着婀娜的步子,一看就知是这个城市里有修养的女人。

没事的时候,麻三就喜欢瞅瞅城市里女人几眼。城市里的女人就是水灵,嫩汪汪的,就像他家那片果树林里又红又大的红富士苹果般的粉嫩,怎么看怎么养眼。麻三没读过几天的书,不懂得用啥样的词来形容城里女人的美。不过,他有一个想法,等年底回老家,他也要像模像样地带几样城里的化妆品回家,让女人秀花和女儿喜凤也好好打扮打扮。

麻三想着想着不由地竟笑了。看看自己都想哪去了,还不知身后的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呢,也许她是个盗贼、小偷、三陪小姐都有可能。几年的打工生涯使麻三懂得,城市是个大树林子,里面什么样的鸟都有。想到这,麻三不觉就有些紧张起来。

当麻三和那女人一前一后走到一条街道的拐角处的时候,麻三放慢了脚步,走着走着,猛一转身,麻三黑着脸问那女人,黑灯瞎火天,你到底跟着俺想干啥?

我是农民工,可我不会做坏事

(图/网络)

女人被麻三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一大跳,支支唔唔地说道:“刚才,刚才几个不三不四的男人跟着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好人……”

“那你为啥又跟着俺,俺可是个民工。”麻三多了个心眼,不无提防地直瞪那女人说。

“大哥,正因为你是民工,跟着你心里才踏实些。”女人一脸真诚地望着麻三,用一种嘤嘤动听的语调说。

麻三的心狂跳不止,心中异常激奋:“大妹子,你尽管放心,有俺在,他们绝不敢动你一根寒毛!”麻三捋了捋袖口,胸脯拍得山响。

朦胧的夜色中,一男一女,一前一后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此刻,麻三的心里亮堂堂的。他只有一个念头:俺是民工,俺要护送这个女人回家。

我是农民工,可我不会做坏事 本文来源:网易湖北 责任编辑:熊皓